主页 > 小说研究 >

林子惠:小说《闯关东》中的义匪形象研究

编辑:凯恩/2018-11-14 18:31

  【摘要】小说《闯关东》自问世以来一直大受欢迎,其中朱开山,朱传武等英雄形象的义气品格与匪气特质颇受读者喜爱。实际上,义匪英雄形象不是向来有之,而是有一个逐渐的变迁过程。并且在变迁的过程中,正统价值观一直起主导作用的情况下不断有匪气进入。从十七年时期的不容丝毫匪气,到八九十年代充满人情味再到当今的义匪元素组合,英雄形象变化显著。从本质上来说,当今的义匪英雄形象是以迎合大众文化时代下民众审美期待为目标的主流价值观与民间情绪的集合。本文将“义”与“匪”的含义进行重新界定,以当代文学史和建国以来的社会意识形态为研究背景对小说《闯关东》中的义匪形象进行深入探讨。

  塑造英雄形象是十七年时期文学作品里重中之重的内容,在当时社会革命的大背景下,正统的英雄形象俨然成了政治的传声筒。80年代中后期,我国社会逐渐进入“后革命时代”,战争不再是社会关注的主题,千篇一律的模式化英雄形象包含了太多的政治元素而趋于脸谱化,过于单调的脸谱化形象已不能满足大众的审美需求。尽管时代有变,中国民众因为历史传统依然对英雄的故事喜闻乐见。因此,在新时代的英雄形象塑造过程中,作家们努力打破时代的沉闷气氛,重新唤醒人们心中的英雄形象和道德标兵。随着时代审美取向的调整,重塑英雄人物,重构英雄主义恰好与这种呼唤立体英雄的时代心理诉求相契合。[1]

  90年代以来,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社会贫富差距两极分化现象严重,社会底层的民众再度产生“革命心理”。综合时代特征,文学潮流与当代审美情绪,新的英雄形象应运而生。《亮剑》中的李云龙与《历史的天空》中的姜大牙,都是新时代的英雄,他们英勇豪气又不乏匪气,可谓是传统英雄的正义与一定匪气相结合的产物。正是由于“义”与“匪”的合理成分配比,使僵化的英雄焕发了生机,重新回到民众的视野中来。

  在小说《闯关东》中,以朱开山,震三江,谭鲜儿等人物为代表的“义”“匪”特质英雄形象过着快意恩仇的生活,未尝不是民众的偏狭心理对乌托邦式情感的寄托,这些义匪形象作为一种虚构的非现实性存在,较之于传统的英雄形象虽然更加符合当下审美情绪,却也只能被定义为左右逢源的集合体。众所周知,影视的世界与实际的现实社会有着不可忽视的距离,这就决定了义匪形象具有浓厚的非现实性意识形态色彩,本质上是非典型环境中的典型形象。因此义匪形象不能被归属为现实社会基础之上现实主义美学范畴的研究对象,而是属于接受美学的内容。与现实主义美学侧重于社会性的研究理念不同,接受美学不具备现实性的研究可行性。对于纯属虚构的形象而言,研究接受美学领域的文艺形象时理应侧重于人物形象的塑造如何顺应时代审美潮流,迎合观众的期待视野,墨守成规地纠缠于想象性的虚构形象是否具有现实社会真实性并无意义可言。

  因此,《闯关东》中的诸多英雄人物形象并非是建立在现实基础之上的写实,而是受影视导向影响创作取向的虚构。虚构形象本质上是大众文化想象的意识形态产物,是

  传统的“义”指的是“公正合宜、合乎正义或公益的道理或举动”,传统的“匪”则是指作奸犯科的恶人。本文所研究的义匪形象不是狭义的具体的某个人物形象,而是有着特定语境下不同的语义内涵的性质。与现实社会杀富济贫的“义匪”形象不同,本文的研究对象是革命英雄形象身上的“义气”元素与“匪性”特质。

  五四时期,鲁迅先生曾经提及到“中国还流行着《三国演义》和《水浒传》,但这是为了社会还有三国气与水浒气的缘故。”[2]从价值选择与价值判断的层面上来看,《水浒传》选择的是快意恩仇,个人恩仇与社会恩仇都奉行着回应伤害,造反有理,推翻一切重新来过的处世准则。《水浒传》中“该出手时就出手”的行事风格来源于“义薄云天”的兄弟义气,但这种义气实际上是一种偏狭的人格病症,鲁莽行事的手段不可避免地造成了一些负面的社会影响,“一声兄弟大过天”,将兄弟情谊凌驾于一切社会道德之上的狭隘“义气”实际上是一种“匪气”。

  本文所强调的“义”与个人性格中爱憎分明、随心所欲的“小义”不同,是偏重于关乎国计民生的民族大义,尤其是特定历史环境下民族危机空前时自觉承担历史任务的高尚英雄气节。“匪”的内涵则比“义”略微复杂,其中有残害人民、反革命,类似于汉奸恶霸的负面形象,这种匪性有悖于人民性,不为社会所容最终只能是被消灭殆尽的下场,没有可取之处的匪性无法被整合进主流价值的“大义”。除此之外,那些不拘小节、行侠仗义的草莽英雄虽然匪气十足,但当面对民族存亡与家国大义的难题之时,他们能够做出顺应历史潮流的正确选择。与没有积极意义的“匪”不同,这一类的“匪”经过改良之后是可以整合进“大义”之中的。

  究其本质,所谓“义”即主流价值,包含了中国的传统道德和革命品德;“匪”中可以被整合进“大义”的部分作为用以塑造非典型性正面英雄形象的新特质,准确把握住了时代审美情绪,迎合了当下的审美期待,成功地将革命军人形象重新激活。“义”与“匪”是英雄形象身上的品质与特性,“义”与“匪”搭配的比例体现着革命英雄形象在不同时期中的变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