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小说研究 >

新书推介 向志柱:《稗家粹编与中国古代小说研究

编辑:凯恩/2018-11-14 18:32

  海内孤本《稗家粹编》是晚明著名出版家胡文焕选编、于万历甲午(1594)序刻的小说选集,但国内外小说书目、文学史教材以及研究论文、著作等都没有提及。

  《稗家粹编》具有明确的出版时间,收录有许多珍稀小说,并且包含许多重要的富有学术探讨意义的异文,与文言小说的编选、通俗类书的编辑、话本小说和诗文小说改编、汇编型小说的创作和传播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该书强调问题意识和文本细读,小处着笔,大处着眼,是对《稗家粹编》的文献价值、学术价值进行深入研究的第一部专著,具有填补空白的学术意义;在古代小说的版本、本事、成书等基础性研究方面,具有重要的突破性意义。

  第二节 《稗家粹编·孔淑芳记》与《孔淑芳双鱼扇坠传》及《幽怪传疑》的关系

  1997年,我进入湘潭大学攻读硕士学位,兴趣在古代小说领域。在导师王澧华先生的指导下,以“三言”的叙事模式研究为选题顺利通过答辩。

  2004年进入北京师范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后,我一直想在话本小说和叙事学领域继续拓展,导师郭英德先生亦同意以《话本小说的文化生态与生成方式》作为博士论文选题。

  因为话本资料的特点,在“涸泽而渔”的查找过程中,我对类书特有感情。先后购买了书目文献出版社(今国家图书馆出版社)影印出版的《北京图书馆古籍珍本丛刊》中的《类说》和《顾氏文房小说》,对有“粹编”之名的《胡氏粹编》产生深厚兴趣。不想,天上就掉下来一个“馅饼”!

  海内孤本《胡氏粹编》含《稗家粹编》《游览粹编》《寸札粹编》《寓文粹编》《谐史粹编》五种,收录小说、诗词、诙谐文、书信等诸体1100多篇(首),其中多珍稀文献,但学界对此几乎没有研究。

  特别是《稗家粹编》具有明确的出版时间,收录小说146篇,其中20多篇属于珍稀,有许多重要的富有学术探讨意义的异文,与文言小说的编选、通俗类书的编辑、话本小说和诗文小说改编、汇编型小说的创作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对古代小说的版本研究、本事研究、成书研究等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但《稗家粹编》除了被《赵定宇书目》著录外,几百年来,一直未见其他书目著录和文献提及。著名藏书家和文学研究专家郑振铎获得《胡氏粹编五种》(含《稗家粹编》)后,曾撰文对其中的《游览粹编》的价值进行了充分肯定,但没有指出《稗家粹编》的小说性质,也没有继续研究。

  后来郑氏将其捐献国家图书馆,国家图书馆出版社将其纳入馆藏古籍珍本丛刊于1988年影印出版,但也没有引起小说研究者的任何关注。而该书收录《杜丽娘记》《孔淑芳记》,与《宝文堂书目》著录一致。当时“发现”的欣喜之情可以想见。今生在新资料上唯此一个发现,足矣!

  为此,我更改博士论文选题计划,以《胡氏粹编》研究作为选题,于2007年顺利通过答辩,并得到答辩委员会的高度评价。期间,我使用该资料撰写和发表了一系列论文,并首次在《文学遗产》撰文介绍了《稗家粹编》的研究价值。

  2009年,我转向单位的行政管理岗位,闲余整理完成了《稗家粹编》的点校,被中华书局纳入《古体小说丛刊》出版,并被列入《2011—2020国家古籍整理出版规划》。点校期间,我遍查资料,甘苦自知。点校本出版之后,我一直有对该书进行专题研究的计划。

  2011年,我以“新资料《稗家粹编》与中国古代小说研究”为题,独立申报国家社科基金年度项目,成功立项。2015年顺利结项,结项成果被“国家社科基金专刊”采用。

  由于青少年时代有过文学梦,进入研究生学习后,我一直喜爱蒋和森《红楼梦论稿》、王昆仑《红楼梦人物》、李泽厚《美的历程》等把理性分析和美学鉴赏融为一体的治学思路,所以对《长生殿》《桃花扇》《红楼梦》等进行解读时也往往包含诗性,所撰论文不乏比喻句和排比句;我也喜欢运用新方法如叙事学理论,对“三言”进行了探讨。

  但发现新资料《稗家粹编》后,我开始崇尚问题意识和资料意识的有机结合,逐渐从宏观的理论型研究转向文献资料的基础性研究。论文写作具有浓厚的文献考辨色彩,注重资料挖掘,有理有据,不作无根空谈;注重规范,尊重前人成果并有所超越,力求凸显学术发展链条中的地位。

  采用新资料,我对学界定论的《牡丹亭》蓝本问题进行置疑和提出新见,引发了《牡丹亭》蓝本问题的讨论热潮;对学界定论的玉堂春故事的本事提出质疑,开辟了玉堂春故事本事考的新路;质疑《鸳渚志余雪窗谈异》作者是周绍濂的学界定论,在中华书局《书品》杂志掀起了热烈争论;首次提出《剪灯新话》早期刊本与晚年定本的概念,后来得到黄正位刊本的验证;考实《游翰稗编》的作者梁溪无名生是无锡谈修,成果被国家图书馆古籍编目采用;提出《宝文堂书目》著录的不全是“书”目、“两种《秋香亭记》,不同自传心态”等新命题。这些,都体现了我的创新学术、敬畏学术的个性。

  记得郭师英德先生说过:一个学者,要让学界知道你在做什么。由于工作关系和学术兴趣,我有学术评价、编辑理论、小说研究、古典戏曲、文献学等不同成果。由于工作单位是社科院,很少参加学术会议,很多人不知道我的研究重点。因此,趁这次出版的机会,我将自己的小说研究成果予以集中修订,也算是向学界做一个阶段性的学术总结。

  本书定位为古代小说研究专著,对《稗家粹编》所涉及到的小说世界展开系统、全面的研究,以深入挖掘《稗家粹编》的文献价值、研究价值。

  本书不仅首次系统研究《稗家粹编》,具有填补空白的学术意义,而且辐射出古代小说研究尤其是明代小说史发展的一个状貌,希望对古代小说的本事及其变迁研究、版本研究、提供新资料引发新问题等方面都具有突破意义,以期深化和推进中国古代小说研究。

  本书以求是出新为原则,以细密的文献研究作为文学研究与文学史研究的坚实基础,提出的一系列论点,无不基于细致校读《稗家粹编》以及与之相关的文本,力图做到言之有据、论之有理。囿于写作时间且兼顾《粹编》五种的整体研究,博士论文无法做到总体上全面、深入。涉及到《稗家粹编》部分,不到8万字,今扩充到20多万字。

  本书不仅补充了新材料,而且结合当前最新学术成果,进行重新整理和加工。并加强了引文核对,多引用刻本和第一手资料,力求论证更加稳妥,引文更加规范,结论更加可靠。本书最早的成果发表于2006年,距今已有11年多。由于新资料的出现,迫切需要修订完善,涉及到《剪灯新话》《牡丹亭》的章节成为本次修订完善重点,但基本结论没有改变。

  本书附录三篇。其中两篇分别考证明代玉堂春故事、王娇鸾故事,都与胡文焕编《游览粹编》有关,都具有新资料的性质。另外《韩蕲王太清梦》一篇,提供了关于岳飞的新资料,在历史虚无主义研究方面提供了重要资料,也予以附录。

  至于笔者的《论红楼梦“十二金钗”的入选与序次》《表演性:话本小说研究的深化》《“巧合”和“果报”模式在话本中的结构意义》等小说研究论文,见证了我的学术成长之旅,但非基础性研究,与本书风格不合,不予收录。当然,本书也体现了我当前的研究特点和水准。

  本书许多章节曾蒙《文艺研究》《文学遗产》《文献》《中国典籍与文化》《中国古代小说研究》《书品》《明清小说研究》《古典文学知识》《社会科学辑刊》《社会科学研究》《南京师大学报》《光明日报》《中国社会科学报》等垂青刊布,并被《新华文摘》《中国社会科学文摘》和复印报刊资料《中国古代、近代文学研究》等转摘。

  因为《稗家粹编》的研究与出版,我与古体小说研究大家程毅中先生有了一段学术因缘。我在中华书局《书品》撰写发表了关于程先生点校本《玄怪录》的读书札记,先生回函与我商榷;我复印《稗家粹编》和打印部分点校稿与先生,得到热情回复并推荐;先生先后惠赠大著《清平山堂话本校注》和《古体小说论要》,而且在《古体小说论要》中提及这段往事:“《稗家粹编》一书是向志柱先生首先发现并介绍给读者的。我在向先生的提示下,查阅了原书,觉得的确很值得一提。”特别感动的是,先生在耄耋之年欣然濡毫题签,令拙著增辉良多!

  从未谋面的乔光辉教授,慷慨提供《剪灯新话》黄正位刊本的电子版,让我的修订完善工作得以顺利完成。

  感谢中华书局的程毅中先生和俞国林先生,让《稗家粹编》的点校整理出版变为了现实;感谢商务印书馆副总经理王齐女士的帮助以及责编宋健先生的精心编校,让我有机会把《稗家粹编》的相关研究成果集中推出。

  向志柱,1970年生。文学博士。2009年晋升研究员,2010年入选湖南省新世纪121人才工程。先后担任湖南省社科院湘学研究院办公室主任、期刊社社长、文献信息中心主任等。

  在中华书局出版独立专著《胡文焕胡氏粹编研究》和点校本《稗家粹编》,在商务印书馆出版《稗家粹编与中国古代小说研究》;在《文艺研究》《文学遗产》《文献》《光明日报》等发表独著论文60余篇,在《人民日报》内参《情况汇编》发表1篇。被《新华文摘》《中国社会科学文摘》及人大报刊复印资料等转摘近20次。

  主持完成国家社科基金课题1项、湖南省社科基金课题2项。独立获湖南省社科优秀成果奖、湖南省优秀社科学术著作出版立项资助等。